达奚鸢陌

芥子空间(二)

ooc预警
张起灵人设崩的有点厉害
吴邪也有点崩吧
接受的了就继续呗
————————————————————分割线
“小哥,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了”张起灵给吴邪夹了一筷子青菜“你先吃,我说给你听”吴邪听言乖乖低头扒饭,“他们办事不利落,理应如此。”“那塔闷干啥膜普里落啊”那他们干什么不利落啊。他们居然让你以身犯险,他们居然让我守护的天真无邪差点就付之一炬。张起灵垂眸不答,只是又狠狠扫了眼张家三人组,看的那三人组又是一哆嗦
张海客在心里却是暗暗诧异:历届张家起灵都是冷情冷性,怎么到了这一届不仅性格大变,似是失魂症都好了。再想想方才张起灵用淡然的语气说出最让汪家万劫不复的计划,张海客几乎有一瞬间以为眼前的族长是他人假扮的。
吃完饭后,张家三人组就先走了,胖子拿着房卡塞了一张给吴邪,正想问小哥今天跟谁住,就看见张起灵拉着吴邪,回了房间。胖子一拍脑门,“得,是胖爷我多虑了,不过小哥这一趟出来倒是开了窍,怎么吴邪还拧巴拧巴的呢?唉,算了,胖爷我不管了,瞧小哥那个样子,天真今天节操难保噢。”
但和王胖子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吴邪在浴室里洗澡,张起灵则坐在一张床上,不断地回忆着,而吴邪裹着条浴巾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张起灵手里拿着一盒膏药,一把拉过吴邪,把他据在怀里,不让他乱动。两人的身高本就相差无几,眼下这个姿势刚好让张起灵把脖子埋在吴邪的颈窝里,“吴邪,不要再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了。”手里的膏药轻轻的涂在吴邪脖子上的那道疤痕上,吴邪甚至感觉张起灵的手在抖。“小哥,你在害怕吗?”吴邪明显感到身后的人有一瞬间的僵硬。张起灵放下了手中的膏药,紧紧地 把吴邪抱在了怀里“吴邪,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计划要是有万分之一的偏差,你会死的。”而那个没有你的世界,我会疯的。“小哥,我答应过你,会带你回家。”吴邪安抚性的拍拍张起灵的手,一回头,嘴唇就擦过了张起灵的脸,吴邪的耳朵根一下子就变得通红。张起灵呆滞了一下,只是伸手将吴邪抱的更紧。“吴邪,汪家的人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张海客已经去处理了,吴邪,我回来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了。张起灵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口,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门渐渐打开了,阳光有点刺眼,王胖子一看见人就急匆匆的扑了上来,“小哥,你可算是出来了。”小哥随他抱着,扫了一圈四周,齐黑瞎,解雨臣,张海客,还有好多完全不认识的人,可并没有看见最想看见的那一个,“吴邪呢?”张起灵看见王胖子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差,再看看周围的人,一个个也是面色凝重,张起灵从来都不蠢,只是记忆力不太好,走到张海客面前,问他“吴邪呢?”“族,族长,吴邪他,他死了。”张起灵不太相信,可是他们给他看了吴邪的骨灰,给他讲了吴邪的计划,告诉他,吴邪的脖子上被割了一刀,又被踢下山崖,他们的人出了点差错,当他们赶到时,吴邪的血已经冻住了,整个人都没了心跳。
张起灵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见吴邪埋在自己的怀里手有点抖得摸摸吴邪的头发,真好,你还在。
后来,他们搬去了雨村,找了个温暖的地方过冬,张起灵和吴邪谁都没有先开口说我爱你,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张起灵对吴邪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含着怕化,捧着怕摔。吴邪现在的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天天和胖子拌拌嘴,吵不赢了就喊小哥,照例只要小哥轻轻一瞥,王胖子就会偃旗息鼓,可这招也是有代价的,往往这时哑爸爸就会端着一碗苦不拉几的要盯着吴邪一滴不剩的喝下去,烧菜的时候总是叮嘱胖子做得清淡些。这天,张海客照例来找张起灵商量一些事情,吴邪就拉着胖子走到偏僻处“胖子,你觉不觉得小哥有点奇怪?”“咋地,小哥对你好还不行了是吧,天真我可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得不到的才永远在骚动啊。”“你这是那跟哪啊,你觉不觉得小哥回来后,不仅仅是话多了,人温柔了,最最奇怪的的是,他对沙海计划好像一清二楚,甚至实现在对付汪家人也很得心应手,这跟闷油瓶非常的不相符啊。”“天真,你想多了,你的计划八成是张海客说的,这些子对付汪家的计划也应该是张家人自己想的,你就别操这些心了,我看小哥现在就挺好的,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啊。”吴邪点点头,强制自己把心底的那一点点违和感压下去。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