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奚鸢陌

占tag非常对不起

想用瓶邪的人设写一篇教官瓶和新兵邪的故事
ooc肯定有因为我文笔就那样
尽可能把部队里的新兵写出来(我有技术支持,可他好多东西不能告诉我,委屈)
如果已经有相似的脑洞请务必告诉我

点个cp呗
有了解的就写个甜饼

芥子空间(番外、一发完)

番外篇(一)
吴邪出院以后,带着王胖子和张起灵两个人回了杭州,夜里吴邪睡熟以后,胖子悄悄的把张起灵叫了出去,“小哥,吴邪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你们怎么突然去了长白山吴邪还失忆了?”张起灵沉默半晌“之前三年的那个张起灵不是我。”“什么?”胖子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太好使,张起灵是谁,哪有人有这个胆子去假冒他,而且当年明明是从青铜门里把人接回来的啊。“那个张起灵是一个平行世界的张起灵,不是我。”“也就是说,前三年有两个张起灵。”“对,另一个我失去了他的吴邪。”“你的意思是吴邪死了?在那个平行世界里?”“对,就死在了沙海计划里。青铜门实际上就是一个可以时间回溯,但只能去平行世界的机器,他通过青铜门到了这里,在十年之约到期的时候打晕了我,代替我走了出来,还让我体验了他曾经感受到的心痛。”
说句实在话,张起灵不是很想再回忆起门里的那三年,明明知道自己的吴邪没死,可青铜铃铛制造的幻觉总是让他产生错乱,直到另一个自己解除了环境放自己出来,自己才彻底的清醒,及时不太想承认,张起灵也不得不承认另一个自己在失去吴邪之后,比自己要高明太多,幻境三年足够自己识清自己对吴邪的心意。就冲这一点,张起灵也要感谢他。
“小哥,这事儿,你还是不要告诉吴邪吧。”张起灵点点头,既然吴邪失忆了,那么就不必再记起,自己以后会将他照顾的很好,一起等天光乍破,暮雪白头。
然而没过多久,张起灵小哥就感觉分外憋屈。吴邪的身体也不知道另一个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不仅底子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连身上的伤疤也好的差不多,一想到另一个自己曾经触碰过这具身体,张·醋坛子·起·闷油瓶·灵脸色就有点难看(如果不是胖子再三保证过另一个自己绝对没有和吴邪进行过深入交流,闷油瓶绝对会提着黑金古刀杀进青铜门做出一些血淋淋的事情来。)然而每当吴邪一脸天真的问张起灵怎么了的时候,张起灵都只能说“没事。”因为他并不能告诉吴邪,他在和自己吃醋。
后来啊,铁三角回了雨村,三个人又过上了吵吵闹闹的生活,至于再后来,作者就不知道了,因为自从有一次该拉灯的时候作者忘记拉灯了被黑金古刀大白腿追杀了一路后,作者就再也不敢去雨村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将实在的话,想看甜的你千万别往下翻了
别看番外二了
真的想看甜的你就别往下翻了



















不信是吧


那你就继续看吧












番外(二)
平行世界
张起灵从来都没有想过,吴邪有一天真的会死在自己前面,他不值得的,他不值得吴邪为了他而死真的不值得。那个少年曾经有那么单纯的笑脸,他和自己不一样,他不属于自己游离的这个世界,自己生于黑暗,长于黑暗,吴邪本应和这一切隔绝,却因为自己一次次的深入,一次次的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不前。当张起灵听完张海客的叙述之后,他头一回对自己的家族升起了怨恨的情绪,在幼时被人当作驱虫药放血时,他没有这种想法,当被同辈欺辱排挤的时候,他也没有这种想法,可是现在,他真的很想毁了这个家族,自己一心一意守护的人,自己全心全意对待的人,毁在了自己的家族手中,死在了张家人手中。张起灵变得更加沉默,但却变得心狠手辣,用胖子的话说,是一具行尸走肉,没了心的行尸走肉。他清理了汪家的残党,手段凶狠。又肃清了张家,废掉了张海客,当着张家所有人的面将张海杏折磨的奄奄一息,却又不让她死。他除掉了所有曾经害过吴邪,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伤害吴邪的人,道上的人都说那个曾经铁三角里的哑巴张是不是疯魔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强如神祗。胖子和小花听了,都只当个笑话,对于张起灵而言,他的神佛自始至终都只有吴邪一个人罢了,如今吴邪已死,又有何人,能成为这人在世间的牵连。
张起灵的寿命很长,当他送走王胖子的时候,他看上去仍是和当年从青铜门里走出来的一样。他离开了张家,只身一人进了青铜门,他所求不多,只想再看吴邪一眼,便足以。
可人都是有贪欲的,张起灵也不例外,当他打晕了另一个自己时,他发誓只是想看看吴邪,就一眼。可是就这一眼,便让他再也无法挪开视线。他想着,这个世界的自己拥有吴邪的一生,那么自己稍稍占有一两天,也没有关系的吧。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张起灵愈发有种清楚地感觉:自己的吴邪已经不在了,眼前的这个,不是他。张起灵故意露出破绽,让这个世界的吴邪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青铜门内,张起灵看着渐渐崩塌的山壁,笑了,消除吴邪的记忆,是为了让他忘记自己的存在,不想让他产生关于自己的任何情绪,因为不值当。折磨这个世界的自己三年,是为了让他不必再和吴邪蹉跎下去。毁掉青铜门,也是希望,再也没有该死的十年,让任何一个张起灵离开任何一个吴邪,让任何一个张起灵失去他的光。
毕竟,张起灵总是想,在某一个世界里,张起灵和吴邪可以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不必生离,也不用死别。
“小哥,我带你回家。”

芥子空间(四)完结

ooc啦
你们懂啦

接下来的几天,张起灵依旧是围着吴邪转,吴邪也和原来一样,和胖子插科打诨,吵不赢就找张起灵解围。
张海客过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吴邪一个人“张海客,我问你个问题,沙海计划你有没有对张起灵说过。”“没有啊,不是你和族长讲的吗?”吴邪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那,那整垮汪家的计划,也是张起灵出的?”“对啊,我还奇怪族长怎么会管这些事呢。”
思绪回笼,吴邪将茶盏搁在了桌子上,“我还是叫你张起灵,我就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让我发现破绽。”“因为你不是他。”“谁?”“吴邪”吴邪有点气笑了,怎么又不是吴邪了?当初在西藏张海客也说自己不是。“那谁是吴邪?”“你不是我的那个吴邪。”“那你的吴邪在哪呢?”“死了,我的吴邪已经死了。”“哐当。”张起灵抬眼看了吴邪一眼,“我的那个世界,吴邪死在了自己的计划里,孤独的一个人死了,我出来之后彻底毁掉了汪家,通过青铜门,来到了这里。”“那我的张起灵呢!”吴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揪住张起灵的领子。“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跟我走,去接他吧。”
一个月后,青铜门前,“你我都已经没有鬼玺了,如何开得了门?”张起灵只是摇摇头,“鬼玺只是为了方便外人开门,张起灵的血就可以在任何时间打开这扇青铜门。”吴邪知道这里的张起灵是一类人的称呼,“那开门吧。”张起灵点点头,许久未用的黑金古刀在手上一抹,鲜血直流。当张起灵的脸色已经苍白到透明时,青铜巨门终是缓缓开启。张起灵一把拦住了要冲进去的吴邪,“你不要进去,你会被困死在里面。”“我,不是你的吴邪”你不必护着我。“我知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你受伤。张起灵抬脚走进了青铜门,片刻后背着一个人出来,吴邪轻手轻脚的接过那个张起灵,低声到了一句“谢谢。”下一秒却晕了过去。张起灵看着地上昏迷的两个人,拿过吴邪的手机给王胖子发了位置,安置好两人。转身便踏入了那扇青铜门。那扇困住了两个世界的张起灵的门,这一次,彻彻底底的合上了。
吴邪悠悠转醒,看见小哥守在自己的身边,问道:“小哥,我这是怎么啦?”还不待小哥回话,王胖子就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哎呦天真,你说你和小哥整的什么幺蛾子,跑去长白山也不说一声。”“我没有说吗?不对呀胖子我记得我是和你一起去接的小哥啊。”“天真,你丫不会失忆了吧?你觉得现在是几几年啊?”“废话,当然是2015年啊。”王胖子看了眼张起灵,“天真,现在可是2017好吗?”“啊,那,那,我···”“没关系,不会有事,我们回家。”有那么一瞬间,吴邪被张起灵的迷了眼睛,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只是不由自主的答了一句“好,我们回家。”
END





番外后面上

芥子空间(三)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转眼又到了夏天,“小哥!去钓鱼吗?”小哥点点头,转身拿了鱼竿就出去了。胖子拍了吴邪一下“还是咱们吴家小佛爷厉害啊,道上赫赫有名的哑巴张都被你调#教的那么好,可以啊。”“胖子你别瞎说,小爷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胡闹。”吴邪转身就朝院子里走,第几次了,这种违和感在自己心里一点点蔓延,明明闷油瓶看着的是他,关心的是他,在意的也是他,可是总有些时候,吴邪感觉张起灵实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住到雨村后,两个人每天晚上都是相拥而眠,张起灵偶尔也会做恶梦,惊醒后会把吴邪抱的喘不过气来,作为沙海计划的布局者,吴邪的直觉一向灵验,这些日子吴邪也和胖子说过,可每一次胖子都在觉得是吴邪神经太敏感了,时间一长,弄得吴邪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神经太纤细了。
下午的时候,张起灵拎了一桶鱼回来,“做糖醋鱼,吴邪爱吃。”“小哥,你是不是记错了,吴邪不是很喜欢吃糖醋口的呀。”张起灵明显晃了下神,“那就做剁椒鱼头吧,少放点辣椒。吴邪的肠胃不太好。”说完便径自回了房间。胖子看着从角落里出来的吴邪低着头一副神色莫测的样子,开口安慰道:“吴邪你别放在心上,小哥应该是记错了。”吴邪只是摇摇头,也回了房间。
“小哥,你爱我吗?”“吴邪”张起灵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看向吴邪“我爱你,一直都爱你。”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这种透过自己看着别人的感觉。吴邪并不回话,只是转身离开

芥子空间(二)

ooc预警
张起灵人设崩的有点厉害
吴邪也有点崩吧
接受的了就继续呗
————————————————————分割线
“小哥,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了”张起灵给吴邪夹了一筷子青菜“你先吃,我说给你听”吴邪听言乖乖低头扒饭,“他们办事不利落,理应如此。”“那塔闷干啥膜普里落啊”那他们干什么不利落啊。他们居然让你以身犯险,他们居然让我守护的天真无邪差点就付之一炬。张起灵垂眸不答,只是又狠狠扫了眼张家三人组,看的那三人组又是一哆嗦
张海客在心里却是暗暗诧异:历届张家起灵都是冷情冷性,怎么到了这一届不仅性格大变,似是失魂症都好了。再想想方才张起灵用淡然的语气说出最让汪家万劫不复的计划,张海客几乎有一瞬间以为眼前的族长是他人假扮的。
吃完饭后,张家三人组就先走了,胖子拿着房卡塞了一张给吴邪,正想问小哥今天跟谁住,就看见张起灵拉着吴邪,回了房间。胖子一拍脑门,“得,是胖爷我多虑了,不过小哥这一趟出来倒是开了窍,怎么吴邪还拧巴拧巴的呢?唉,算了,胖爷我不管了,瞧小哥那个样子,天真今天节操难保噢。”
但和王胖子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吴邪在浴室里洗澡,张起灵则坐在一张床上,不断地回忆着,而吴邪裹着条浴巾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张起灵手里拿着一盒膏药,一把拉过吴邪,把他据在怀里,不让他乱动。两人的身高本就相差无几,眼下这个姿势刚好让张起灵把脖子埋在吴邪的颈窝里,“吴邪,不要再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了。”手里的膏药轻轻的涂在吴邪脖子上的那道疤痕上,吴邪甚至感觉张起灵的手在抖。“小哥,你在害怕吗?”吴邪明显感到身后的人有一瞬间的僵硬。张起灵放下了手中的膏药,紧紧地 把吴邪抱在了怀里“吴邪,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计划要是有万分之一的偏差,你会死的。”而那个没有你的世界,我会疯的。“小哥,我答应过你,会带你回家。”吴邪安抚性的拍拍张起灵的手,一回头,嘴唇就擦过了张起灵的脸,吴邪的耳朵根一下子就变得通红。张起灵呆滞了一下,只是伸手将吴邪抱的更紧。“吴邪,汪家的人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张海客已经去处理了,吴邪,我回来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了。张起灵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口,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门渐渐打开了,阳光有点刺眼,王胖子一看见人就急匆匆的扑了上来,“小哥,你可算是出来了。”小哥随他抱着,扫了一圈四周,齐黑瞎,解雨臣,张海客,还有好多完全不认识的人,可并没有看见最想看见的那一个,“吴邪呢?”张起灵看见王胖子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差,再看看周围的人,一个个也是面色凝重,张起灵从来都不蠢,只是记忆力不太好,走到张海客面前,问他“吴邪呢?”“族,族长,吴邪他,他死了。”张起灵不太相信,可是他们给他看了吴邪的骨灰,给他讲了吴邪的计划,告诉他,吴邪的脖子上被割了一刀,又被踢下山崖,他们的人出了点差错,当他们赶到时,吴邪的血已经冻住了,整个人都没了心跳。
张起灵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见吴邪埋在自己的怀里手有点抖得摸摸吴邪的头发,真好,你还在。
后来,他们搬去了雨村,找了个温暖的地方过冬,张起灵和吴邪谁都没有先开口说我爱你,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张起灵对吴邪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含着怕化,捧着怕摔。吴邪现在的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天天和胖子拌拌嘴,吵不赢了就喊小哥,照例只要小哥轻轻一瞥,王胖子就会偃旗息鼓,可这招也是有代价的,往往这时哑爸爸就会端着一碗苦不拉几的要盯着吴邪一滴不剩的喝下去,烧菜的时候总是叮嘱胖子做得清淡些。这天,张海客照例来找张起灵商量一些事情,吴邪就拉着胖子走到偏僻处“胖子,你觉不觉得小哥有点奇怪?”“咋地,小哥对你好还不行了是吧,天真我可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得不到的才永远在骚动啊。”“你这是那跟哪啊,你觉不觉得小哥回来后,不仅仅是话多了,人温柔了,最最奇怪的的是,他对沙海计划好像一清二楚,甚至实现在对付汪家人也很得心应手,这跟闷油瓶非常的不相符啊。”“天真,你想多了,你的计划八成是张海客说的,这些子对付汪家的计划也应该是张家人自己想的,你就别操这些心了,我看小哥现在就挺好的,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啊。”吴邪点点头,强制自己把心底的那一点点违和感压下去。

芥子空间

介子空间(一)
ooc就不必说了
角色不属于我,属于南派三坑
张起灵的人设有一定崩塌,剧情需要
接受的了就开始吧
———————————————分割线
自从搬到雨村后,两人之间很少有如此沉默的时候,吴邪坐在上位,张起灵坐在下首。“说吧,你是谁。”张起灵看着吴邪“张起灵”你的张起灵。“啪嗒”吴邪放下手中的茶杯盖“你不是,至少,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两年前,吴邪带着王胖子两个人上了山,让自己的一干伙计全在山下等着。
“天真,你说要是小哥不认识你了,怎么办?”吴邪垂下眼睑,整理着自己的衣袖,状似不在意的回“还能怎么办,告诉他我是张家人,族长你布局成功了,汪家也倒了,你自由啦,然后给他张卡,天涯海角,相忘江湖呗。”“天真,你骗得了别人,未必框得过你自己啊”“胖子”吴邪看向王胖子“我不是他的谁,我要用什么立场怪他”王胖子还想再回几句,可看着吴邪眼底的坚持与脆弱,终究是吧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深夜,吴邪伴着篝火“噼里啪啦”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睡了,半梦半醒间,看到个人影坐在自己旁边,给自己披了件衣服“小哥!”吴邪正要做起来就被人按了回去“睡吧,吴邪,我在这里,我不会走了,睡吧。”
当吴邪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车里,躺在张起灵肩上,“吴邪,你醒了”温柔的不像话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吴邪看胖子坐在一边,就挤挤眼睛示意胖子解释一下,就见胖子一脸猥琐的扯着嗓门喊,“吴邪你是不知道啊,你睡的那叫一个香啊,小哥一路把你抱下来的啊,公主抱啊,除了换身衣服,其他时间可是一直都陪着你呢。”卧槽,劳资的形象就这么没啦!吴邪莫名觉得车里气氛有点尴尬,便赶忙坐正,偏头问张起灵“小哥,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啊”“吴邪,我不走了”“呃~”这不按剧本走啊,吴邪有点懵。表示万年失踪人口突然不走了,有点一时转不过弯来。“那,小哥我们去雨村吧”“好。”
半路上,张起灵向吴邪借了下手机,发了几条短信,然后就删了,搞得吴邪想问却又不好意思问,张起灵似是看出了吴邪的好奇心,“我叫了张海客”“小哥你要走”几乎是一瞬间,吴邪的脑子清空又无比清晰,说话的语气却又分外严肃,说话的时候还跳了起来撞到了车顶,张起灵没料到吴邪反应这么大,忙把他拉下做好,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吴邪,我说了,不走了,我叫张海客只是还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你告诉他去哪找我。”吴邪奇怪的看了眼张起灵,这闷油瓶什么时候话这么多,却还是依言给张海客发了个地址。
等到了地方,吴邪就看见张家三人组站在那里,吴邪本来有些不放心,但却被张起灵让胖子带回房间去休息,说是坐了一天的车累了需要休息。
当吴邪在看见张起灵是在晚上的饭桌上,张家三人组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点伤,张海客身上的伤最重,连拿筷子吃饭手都一抖一抖。“这是怎么啦”吴邪悄咪咪的问张起灵,当然以张家人的五感,吴邪还是得到了张海客一枚白眼,然后就看见张海客一哆嗦低头吃饭,一侧头便瞧见张起灵冷漠至极的扫视了一下。
fin

我的lofter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陆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新年贺剪
不晓得虐不虐
神志不清下的产物
求点赞啊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16864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27C0B0CE-C123-493D-B0DC-98C7098ACCA22003infoc&ts=1515587487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