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奚鸢陌

寻,归期

番外一(吴邪篇)

首先我要道歉,说好的三天一更这次拖了好几天,我今天要考雅思,所以就一直没有更,今天先放个番外,第四章的后半部分明天上。然后这篇文章的人设其实已经崩的都不成样子了,逻辑也没有,私设特别多,全都是我想到哪写到哪,真的非常抱歉。

吴邪对张起灵的第一映像,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根本就不像个人,因为那个时候的吴邪以为张起灵毫无感情可言。直到他再次见到张起灵,他看见了那个号称是张家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族长迷茫的一面,那是张起灵的失魂症发作的时候:战场上的最后一个汪家人倒在张起灵的刀下,就在那个瞬间,张起灵的失魂症发作,原本杀伐果断的男人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陷入迷茫,同现代流行的话说就是;我是谁,我在哪。那个时候的吴邪是真真正正的天真无邪,看着这样的张起灵起了恻隐之心,悄悄带着张起灵回了吴家,而所有的一切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解雨臣曾经私下里偷偷问过吴邪:你现在有没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做错了,毕竟九门的灾难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吴邪当时笑了,这有什么好后悔的,九门的灾难只是早一点和迟一点的区别而已,能够保住张起灵多活一时,那就算是九门覆灭我也是无悔的。

很多年以后,久到政权更替了不知道几轮,吴邪终于找回了张起灵,再后来,张起灵带着吴邪还有胖子一起找了一个温暖的地方过冬,而王胖子因为受到终极的影响,也变得和吴邪张起灵一样长生不老,三个人每隔个几十年就换一个的地方住着,对于以前的吴邪而言,永生其实是最残酷的惩罚,就好像你永远在一个不会醒来的梦里奔跑,哪怕你精疲力竭也只能继续往前,否则就会被吞噬,然后迷失,永远不再记得真正的自己,活在虚拟的幻象里。对于吴家的其他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有对吴邪而言不行,因为还有一个张起灵等着他,等着他去带他回家。

 

第四章

吴邪当时下墓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黑衣,所以包括张起灵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没受伤,身上的血腥味只是其他人的血。等出了墓室,他们才发现吴邪身上的伤有的甚至可以看见白骨。张起灵坐在吴邪床边,低着头不说话。吴邪看得出来,张起灵是在内疚,只好摸摸他的头,无声的安慰他。“没事的,这点小伤没什么关系的。”“骗人,对不起。”这句对不起虽然没头没尾的,吴邪还是明白张起灵是在自责,因为没有保护好吴邪自责。确实,现在的张起灵不像以前,没有那么强大,但却是和这个世界有着实实在在的联系,这对于吴邪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张起灵原本以为,以后的日子都会像之前那样,安安稳稳,偶尔下个墓,可是也有些事情注定是要面对的,就比如现在,张起灵从床上醒来,吴邪并没有在身边,整个大宅子里空无一人,桌上的饭菜还是温热的


寻,归期

第三章

第二天张起灵醒来时,吴邪还躺在一边,手紧紧的抱着他。“小哥,你醒啦?”吴邪似乎是感觉到旁边的动静了,揉揉眼睛嘟囔了一句。小哥?是在叫我吗?张起灵感到疑惑,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吴邪。吴邪对上张起灵的目光,瞬间就清醒了,“醒来了赶紧去洗漱,然后就吃早饭。”

下午,洋房大厅

张起灵看着忙忙碌碌的下人们,比划着问吴邪:今天有什么人要来吗?吴邪递给张起灵一碟子蘑菇样子的点心,“解家的少族长要来,等下介绍你们认识。”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推开了,“小邪,你千辛万苦找到的人在哪呢~”门外进来一个长得分外白净的青年。吴邪笑笑,“你好不容易离开您那解家大宅就为了这个?”青年白他一眼,翘着二郎腿就在沙发上坐下,手里把玩着一把匕首。“当然,你小三爷远离世俗那么久,一点消息都不给这些兄弟,好不容易有个消息就是你继承族长,出来寻人。”“哪是我不给消息,吴家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消息出得去才见鬼了。”吴邪见张起灵一个劲的吃着点心,拿起早早放凉备在一边的牛奶递给张起灵,“慢点吃,别噎着。”“啧啧啧,你瞧瞧你那德行。”“来,起灵,这个是解雨臣,我兄弟,以后我要是不在了你可以找他帮忙。”“别,你什么时候把这宅子的钱还我我再帮他忙。”张起灵看着解雨臣,“你,你好,我,我是张起灵。”“好啦,现在说说正事吧,我找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解雨臣收回脸上的笑容,“小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九门可是要跟着覆灭的。”“怎么,你难道想你解家继续腹背受敌,我吴家继续在不知不觉中经受百年轮回,九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来上三门的九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吴邪端起茶抿了口。解雨臣无奈,是啊,九门已经覆灭了三门,再继续下去,只怕不剩多少时日了。“那你打算那张起灵怎么办?”“带在身边,让黑瞎子教他点东西吧。他不需要太强,照顾的好就足以。”张起灵明显还不太明白他们话语中的深意,但他知道这两句话就定下了他可以一直待在吴邪身边。“那行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要的东西再给我些时间,准备好了会给你送过来。”“别,吃完饭再走,免得你们解家人说我吴家连顿饭钱都没有。”

送走解雨臣,吴邪把张起灵抱着放在自己的腿上,“以后我要去一些很凶险的地方,你要跟着我吗?”“要。”“那好。”

吴邪带着张起灵到了地下室,“瞎子,出来。”“你个不尊师重道的,我好歹也是带过你的人,怎么老是喊我做事。”角落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起灵,以后你就跟着他连些防身的功夫,跟我下地也有些自保的能力。”“这个小张起灵看着有些瘦啊。”“瞎子,练的时候下手轻点,他还小,我也不需要他太强大。”“你放心的去忙吧。”吴邪离开后,黑瞎子蹲下来看着张起灵:“吴邪说你不需要太强大,但我觉着这事还是得问问你自己的意见。吴邪身边有很多危险,也有很多敌人,你想一辈子活在他的保护下吗?”“不,我,保护,他。”“不愧是张起灵那我就不客气了。”

(地下室里乒乒乓乓的声音我就不详细描述了)

时间兜兜转转,在张起灵终于讲的利索话时,解雨臣给吴邪传了条消息:蛇眉铜鱼海底墓穴。吴邪看完之后找来黎簇,“叫上苏万杨好还有王盟,准备些东西,我们下去一趟。”“那,”黎簇看了看一旁站着练字的张起灵。“带着,我们都要下去,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反倒不安全,底下虽然凶险,我还是保得住他的。”黎簇走后,吴邪盯着张起灵:带着这么小的孩子下地是不是不利于教育?

但是决定既然都下了,吴邪自然还是带着张起灵下地了,但是要黎簇他们说,真的不愧是让小三爷惦记了这么些年的人,天赋确实高,别的不说,就说他的身手,至少比他们灵活。现下,苏万趴在杨好身上,王盟和黎簇两人身上对的伤都不少,连吴邪脸上都挂了彩。张起灵扯扯吴邪的手,然后被吴邪一把抓住,“怎么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那就原地休息一下。”黎簇他们听了感动的快哭了,以前跟吴邪下地,除非是精疲力竭受了重伤,否则吴邪绝对不会停,跟不上就去喂尸蹩,真的不要太丧病。几人炽热的目光看的张起灵浑身不自在,吴邪见了瞪了一眼几人,黎簇他们就赶忙收回视线。“吴邪,我们下来找什么东西?”“蛇眉铜鱼,等下你就在这里和王盟他们等着,我一个人去前面主墓室。”“不行,一个人太危险。”“放心,我可以的。”吴邪拍拍张起灵的头,起身快速离开。

过了差不多半个钟头,张起灵左等等不到人右等等不到人,急的起身就跑,黎簇王盟想要去追,但又有苏万这个伤员要照顾,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去了也只能拖后腿,只好留在原地等着两人平安归来。

张起灵沿着墓道一路跑去,冲进主墓室的时候,就看见吴邪晕倒在墓室中央的棺材旁,棺材的四周布满了红线,红线上悬挂着铃铛。张起灵小心翼翼的避开红线,走到吴邪身边,“吴邪,吴邪,醒醒。”“小哥,不要,不要去,小哥,张起灵!”吴邪大叫一声醒来,看见一边的张起灵,“我不是让你等吗?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凶险!你一个人冲过来出事了怎么办!”这是吴邪第一次凶张起灵,“你要是出事了,你让我怎么办。”吴邪一把将张起灵抱进怀里,声音还带着些许哭腔。张起灵有些懵,小手轻轻的拍着吴邪的背,“我以后不会了。”

吴邪收拾好情绪,拿了蛇眉铜鱼,带着张起灵避开这些红线,和王盟黎簇几人汇合,一路安安稳稳的出了墓室。

 

讲实在话,我是真的不会写下墓的情节,大家看在我今天多了些了点,就将就着看,好不好呀~求红心~

(卖个萌,吃个黎)


寻,归期

第二章

  “以后跟着我,好吗?”吴邪轻轻地摸着张起灵的头,他还这么小,在那个孤儿院里又吃了多少苦,那个孤儿院,呵。张起灵点点头,比划着告诉吴邪:我不会说话。

       吴邪看了只是一愣,“没关系,今后我会教你的,等你会说话了,我就送你去上学,可好?”上学是什么?自记事起就长在孤儿院的张起灵并不知道,只想着要听眼前这个人的话,这样就不会挨打挨饿,起码在孤儿院里是这样的。

       车子停在了一栋洋房前,张起灵呆呆的被吴邪抱下车,看着眼前的建筑又看看自己,心中莫名的升起畏惧的情绪,吴邪看出来了,也只是轻轻地安抚着。

       进了洋房,吴邪仍旧抱着张起灵,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过来:“族长。”“带他去洗个澡,换身衣裳,然后来见我。”“是。”这管家伸手来抱张起灵,张起灵也不反抗,只是木木的任由人摆弄。

书房:

     “族长,那小孩不知根底,这样带进宅子,恐怕不妥。”“黎簇,我做事何须你来指手画脚。”“族长,是黎簇羁越了。”吴邪站窗前长叹,“他是张起灵。”黎簇心中一震,吴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小三爷如今肯继承族长之位为的就是张起灵,自己还说张起灵进这宅子不妥,族长没和自己翻脸已是仁善。“是黎簇无状,族长莫怪。”“那族长是如何打算?”立在黎簇身边的男子插话。“养着他,保他一世无忧。我让你们查的汪家和张家如何了?”“回族长的话,汪家行事小心谨慎,我们还只是找到些许踪迹,至于张家好像在千年前的一场浩劫中就已销声匿迹。”“汪家慢慢查,但张家定还有后人,给我找出来。王盟。”黎簇和王盟看着眼前上一刻还温软如玉的人现下杀气肆意,冷汗直下. 也不知汪家和张家怎么都得罪族长了。“出去吧。”

       两人出了书房,都抹了把汗,相视苦笑,“盟哥,族长要汪家死我还可以理解,毕竟世仇放在那,可这张家与吴家无冤无仇,又是那张起灵的本家,小三爷为何要下死手?”“你看看那张起灵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是和本家不和,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跟张家有关的记录大部分都在千年前的浩劫中毁了。”两人正谈着,就见管家带着一个孩子走来。两人一看,这孩子省的白白净净,虽然还没有张开,但也可见日后是怎样的一副好皮囊。两人对视一眼:怪不得是让小三爷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人,可小三爷惦记张起灵已有好多年,那时这孩子只怕是还没出生。两人压下心中疑惑,朝着管家点头示意便又匆忙出门,开玩笑,小三爷交代的不赶紧完成只怕是会被小三爷玩死。

     “叩叩”“进来。”张起灵一个人进了书房,在他进来之前,管家还特意叮嘱:对着族长不用太拘谨,放松点。可见着了吴邪,张起灵仍是有些紧张。吴邪见半晌没人说话,转身一看,张起灵穿着身青色的长袍,两只手纂的紧紧的。吴邪莞尔,自打认识张起灵以来,还没见过他如此可爱的模样,这倒是托了他转世投胎的福。

       吴邪走过去蹲下,眼睛直直的望向张起灵的眼底,那个尚还没有疏离麻木的眼底。“以后你跟着我,还叫张起灵,对外人咱们是养父养子的关系,私底下我就是你朋友可好?”张起灵点点头。

        吴邪笑了,伸手握着张起灵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喉咙上,“你看着我的嘴型,跟着我说‘好’”

     “嗬,好。”

      “对了,你的嗓子没有问题,只是没人教你发音罢了。来,咱们继续“我””

    “我”

    “叫”

    “叫”

     “张”

     “张”

     “起”

     “起”

     “灵”

     “灵”

     “对啦,以后咱们俩就这么练好不好啊?”“嗬,好。”等快到了饭点,管家敲门进来,看见吴邪正哈哈笑着,眼底不由得有些湿润,自己是吴家的老人了,吴邪少爷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笑过了他都不记得了。“族长,今天晚餐有什么特殊要求吗?张少爷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或者偏爱的菜色?”少爷?自己也是少爷吗?张起灵有些迷惑。“他身上还有上,不要做些辛辣的,就做些甜口的,可好?”吴邪看向张起灵,张起灵也只是点点头,“好。”

       吃过晚饭,吴邪便带着张起灵去了特别为他准备的房间,吴邪给张起灵上好药便准备离开,却被张起灵扯住了衣角,张起灵指指床又指指他自己和吴邪,“你想我陪你睡?”“嗯。”“行啊,你先躺好,我去洗澡。”张起灵目送吴邪离去,钻进被子里,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吴邪,好温暖,好想这样的温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吴邪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张起灵蜷缩着睡着了,蹑手蹑脚的进了被窝,将张起灵圈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抵在张起灵的头上,小哥啊,千年前你没有放手,这一次,我也不会放手。掩去眼中的波涛汹涌,两人相拥而眠。

 

 

 

 

 

 

看到这里的亲们应该都有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养成系的文,实力化身千年老妖怪的天真是如何一步步掰弯直男闷·小油瓶(其实是个伪直男),当然啦,即便是多活了千年,在怎么狂拽酷炫的天真依旧是受,毕竟我可是瓶邪不拆不逆的。(邪簇邪的黑金古刀警告)

       然后这大概就是个长篇了,我尽量都是三天一更,一更1000+,如果近期要雅思考试或者是其他什么考试或者是其他什么情况我会断更,但一有空了就会补上,点赞多的话我会加更滴油。

手动比心。


寻,归期

这里解释一下,吴邪前期的性格更偏向于沙海邪,然后在我的理解里,吴邪或许是个很善良的的人,但如果有人伤害了张起灵,那么他就会很坚强(?)很emmmmm就是护犊子的那种

ooc你们懂的啊

“吴邪,去找他吧。”齐黑瞎递给吴邪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谢谢。”“不必言谢,就当是我还你的。你最好快些去,再晚些,指不准就错过了。”

上海浦东,天使孤儿院

今天这个破破烂烂的孤儿院来了一位贵客,院长和其他看护人员都忙前忙后的打扫着,急急忙忙的给院子里的小孩换着衣服。但这一切和张起灵都没有关系,他知道因为自己不会说话,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想领养自己,但他对有贵客来还是很高兴,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日子里,院长他们就不会打他,也不会不给他饭吃。张起灵很乖的被锁在小黑屋里,啃着自己手里又冷又硬的发了霉的馒头。

院子里的情形却和寻常有些不同,那位贵客的怒气让院长一干人等感到窒息“你的意思是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了?”“是,是的,所有的孩。”“啪。”吴邪怒火中烧,一巴掌扇了过去,黑瞎子的卦是不会有错的,张起灵肯定在这里。“我最后问你一次,所,有,的孩子,是不是都在这里!”“还,还有一个,一个不会说话的,关在后面的屋子里。”“带我过去!”

吴邪想,他当年中的蛊是不是还没有解,否则为什么在看见衣衫褴褛,眼神呆滞的张起灵是他还是会像当年一样特别想要杀人。“张起灵?”男孩僵硬的转头看向呼唤自己的青年,他真好看,年少的张起灵是这样想的,当青年向自己伸手的时候,他本能的往后退,他怕挨打。看着眼睛中充满畏惧的男孩,吴邪心痛极了,“别怕,我是来接你回家的。你跟我走好吗?”家?原来自己还有家吗?看着那双白白净净的手,张起灵无法按耐住自己对温暖的渴望,将自己的脏兮兮的手在也很脏的衣摆上蹭蹭,轻轻地放在青年的手中。

吴邪看着如此畏畏缩缩的张起灵,心中的愤怒和心疼交缠在一起,伸手将张起灵抱在怀中,转身准备离开。“阁下,要不要再挑一下,咱们院子里还有其他的孩子。”“是啊是啊,这个孩子他不会说话,阁下要不要再看看?”吴邪感受到怀中人不自觉的攥紧了他的衣服,冷冷的看向院长一干人“你信不信再说我就将你的舌头割下来让你自己吃进去。”院长听完,立刻住嘴。吴邪满意的点点头,抱着张起灵往外走去。孤儿院的外面停着一辆车,吴邪也不肯撒手,抱着张起灵做进了车子里



寻,归期

正文(一)

   第一章:入世


        喧闹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小贩络绎不绝的叫卖声,听的吴邪有些恍然,遥记当年族中放人历练,入世时凡世中的人还长发披肩,长袖衣衫,现如今,都是些短发,西服。只是不知以前的那个人如今还在何处?


        吴邪兜兜转转,不经意间寻到了一处四合院,看着外头雄伟的大门,吴邪推门而入,不出意料,这宅子里早就破败不堪“瞎子,出来。”“哟,这不是小三爷吗?不对,如今该叫吴先生才是。”一个看着痞里痞气,带着副黑色眼镜的人走了出来,穿的也破破烂烂的。“不知吴先生找我何事啊?”“你帮我算一卦,算算那人现在何处”


这瞎子是齐家后人,齐家当年也是和吴家一样的世家,只可惜他们算了一辈子的天机,终究是要遭报应。“吴邪,都这么些年了,你还未放弃。”瞎子摇头叹息,这吴家小三爷当初也是个鲜衣怒马,阅尽长安的少年,如今到变成这般不温不火的样子了,容颜未改,心却老的不成样子了啊……


        “你何必与我说这些,我剩下的所有时间,除了找他,便也别无它事了。”“你先等着,我回房准备些东西,算出来了自会想告,你也莫急。”“千百年都等来了,这一时半刻又有何急?”看着吴邪的背影,瞎子也有些感概,这吴邪看着不过二十上下,实则是个活了千年的老人,千年前的一场意外,让吴家的所有人,都暂停了生长,在异界中不断不死不老,以百年为单位记忆不断清空重复着百年间的一切,唯独吴邪,这千年就为了一个人,硬是未曾失忆,苦苦支撑到了如今。


        张起灵,你如今过得可还好?

后半章晚点发

寻,归期

我愿意为你停留在这个世纪


只希望你还未远行


瓶邪cp 民国走向


长篇短篇未定


尽量三天一更


序章


窗外下着蒙蒙细雨,青衫少年斜靠在船边的美人椅上,手中虚拿着蓝封的书卷。“少爷,三爷唤您去书房一趟。”少年回头,真真是一副好皮囊,眉清目秀,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澈干净。“你去回三叔,不必劝我,若是祖母父亲仍旧不允,便将我一直关着罢。”侍从将头低的更低“少爷,三爷说了,今天便是绑也要将您绑去书房”少年摇摇头,“既是如此,我便随你去一趟。”


推开书房的门,“三叔。”桌子后面的人头也不抬“坐吧。”“三叔,坐我便不坐了,有什么事情您便讲就是了”少年轻轻笑着,但仔细分辨,笑意却未达眼底。“吴邪,你当真要去,为了一个不知姓名,不知年龄,甚至是不知长相的一个人?”被唤作三叔的男子抬头看向吴邪,眉头紧簇,眼中的担忧与无奈浓的化不开。


“三叔,你是看着我从小长到大的,你知道,我认定的事情我不会改。”吴邪也不闪躲,直直的对上三叔的目光。“那好,你去,但你要知道,你要想离开这吴家族宅的大门,你便一定要肩负起吴家的责任。”吴邪的笑容依旧“三叔,我逃避了这么多年,空置的族长之位我也应当继承。”


“好,我会吩咐下去,族长的继承大典会加紧筹办,等你当了族长,母亲和大哥便也说不得你什么了。”


“如此,侄子便在此多谢三叔了。”出来院子,吴邪抬头看着终年乌云密布的天空“张起灵,我终是可以去寻你了,你可莫要我找太久。”


占tag非常对不起

想用瓶邪的人设写一篇教官瓶和新兵邪的故事
ooc肯定有因为我文笔就那样
尽可能把部队里的新兵写出来(我有技术支持,可他好多东西不能告诉我,委屈)
如果已经有相似的脑洞请务必告诉我

点个cp呗
有了解的就写个甜饼

芥子空间(番外、一发完)

番外篇(一)
吴邪出院以后,带着王胖子和张起灵两个人回了杭州,夜里吴邪睡熟以后,胖子悄悄的把张起灵叫了出去,“小哥,吴邪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你们怎么突然去了长白山吴邪还失忆了?”张起灵沉默半晌“之前三年的那个张起灵不是我。”“什么?”胖子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太好使,张起灵是谁,哪有人有这个胆子去假冒他,而且当年明明是从青铜门里把人接回来的啊。“那个张起灵是一个平行世界的张起灵,不是我。”“也就是说,前三年有两个张起灵。”“对,另一个我失去了他的吴邪。”“你的意思是吴邪死了?在那个平行世界里?”“对,就死在了沙海计划里。青铜门实际上就是一个可以时间回溯,但只能去平行世界的机器,他通过青铜门到了这里,在十年之约到期的时候打晕了我,代替我走了出来,还让我体验了他曾经感受到的心痛。”
说句实在话,张起灵不是很想再回忆起门里的那三年,明明知道自己的吴邪没死,可青铜铃铛制造的幻觉总是让他产生错乱,直到另一个自己解除了环境放自己出来,自己才彻底的清醒,及时不太想承认,张起灵也不得不承认另一个自己在失去吴邪之后,比自己要高明太多,幻境三年足够自己识清自己对吴邪的心意。就冲这一点,张起灵也要感谢他。
“小哥,这事儿,你还是不要告诉吴邪吧。”张起灵点点头,既然吴邪失忆了,那么就不必再记起,自己以后会将他照顾的很好,一起等天光乍破,暮雪白头。
然而没过多久,张起灵小哥就感觉分外憋屈。吴邪的身体也不知道另一个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不仅底子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连身上的伤疤也好的差不多,一想到另一个自己曾经触碰过这具身体,张·醋坛子·起·闷油瓶·灵脸色就有点难看(如果不是胖子再三保证过另一个自己绝对没有和吴邪进行过深入交流,闷油瓶绝对会提着黑金古刀杀进青铜门做出一些血淋淋的事情来。)然而每当吴邪一脸天真的问张起灵怎么了的时候,张起灵都只能说“没事。”因为他并不能告诉吴邪,他在和自己吃醋。
后来啊,铁三角回了雨村,三个人又过上了吵吵闹闹的生活,至于再后来,作者就不知道了,因为自从有一次该拉灯的时候作者忘记拉灯了被黑金古刀大白腿追杀了一路后,作者就再也不敢去雨村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将实在的话,想看甜的你千万别往下翻了
别看番外二了
真的想看甜的你就别往下翻了



















不信是吧


那你就继续看吧












番外(二)
平行世界
张起灵从来都没有想过,吴邪有一天真的会死在自己前面,他不值得的,他不值得吴邪为了他而死真的不值得。那个少年曾经有那么单纯的笑脸,他和自己不一样,他不属于自己游离的这个世界,自己生于黑暗,长于黑暗,吴邪本应和这一切隔绝,却因为自己一次次的深入,一次次的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不前。当张起灵听完张海客的叙述之后,他头一回对自己的家族升起了怨恨的情绪,在幼时被人当作驱虫药放血时,他没有这种想法,当被同辈欺辱排挤的时候,他也没有这种想法,可是现在,他真的很想毁了这个家族,自己一心一意守护的人,自己全心全意对待的人,毁在了自己的家族手中,死在了张家人手中。张起灵变得更加沉默,但却变得心狠手辣,用胖子的话说,是一具行尸走肉,没了心的行尸走肉。他清理了汪家的残党,手段凶狠。又肃清了张家,废掉了张海客,当着张家所有人的面将张海杏折磨的奄奄一息,却又不让她死。他除掉了所有曾经害过吴邪,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伤害吴邪的人,道上的人都说那个曾经铁三角里的哑巴张是不是疯魔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强如神祗。胖子和小花听了,都只当个笑话,对于张起灵而言,他的神佛自始至终都只有吴邪一个人罢了,如今吴邪已死,又有何人,能成为这人在世间的牵连。
张起灵的寿命很长,当他送走王胖子的时候,他看上去仍是和当年从青铜门里走出来的一样。他离开了张家,只身一人进了青铜门,他所求不多,只想再看吴邪一眼,便足以。
可人都是有贪欲的,张起灵也不例外,当他打晕了另一个自己时,他发誓只是想看看吴邪,就一眼。可是就这一眼,便让他再也无法挪开视线。他想着,这个世界的自己拥有吴邪的一生,那么自己稍稍占有一两天,也没有关系的吧。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张起灵愈发有种清楚地感觉:自己的吴邪已经不在了,眼前的这个,不是他。张起灵故意露出破绽,让这个世界的吴邪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青铜门内,张起灵看着渐渐崩塌的山壁,笑了,消除吴邪的记忆,是为了让他忘记自己的存在,不想让他产生关于自己的任何情绪,因为不值当。折磨这个世界的自己三年,是为了让他不必再和吴邪蹉跎下去。毁掉青铜门,也是希望,再也没有该死的十年,让任何一个张起灵离开任何一个吴邪,让任何一个张起灵失去他的光。
毕竟,张起灵总是想,在某一个世界里,张起灵和吴邪可以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不必生离,也不用死别。
“小哥,我带你回家。”

芥子空间(四)完结

ooc啦
你们懂啦

接下来的几天,张起灵依旧是围着吴邪转,吴邪也和原来一样,和胖子插科打诨,吵不赢就找张起灵解围。
张海客过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吴邪一个人“张海客,我问你个问题,沙海计划你有没有对张起灵说过。”“没有啊,不是你和族长讲的吗?”吴邪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那,那整垮汪家的计划,也是张起灵出的?”“对啊,我还奇怪族长怎么会管这些事呢。”
思绪回笼,吴邪将茶盏搁在了桌子上,“我还是叫你张起灵,我就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让我发现破绽。”“因为你不是他。”“谁?”“吴邪”吴邪有点气笑了,怎么又不是吴邪了?当初在西藏张海客也说自己不是。“那谁是吴邪?”“你不是我的那个吴邪。”“那你的吴邪在哪呢?”“死了,我的吴邪已经死了。”“哐当。”张起灵抬眼看了吴邪一眼,“我的那个世界,吴邪死在了自己的计划里,孤独的一个人死了,我出来之后彻底毁掉了汪家,通过青铜门,来到了这里。”“那我的张起灵呢!”吴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揪住张起灵的领子。“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跟我走,去接他吧。”
一个月后,青铜门前,“你我都已经没有鬼玺了,如何开得了门?”张起灵只是摇摇头,“鬼玺只是为了方便外人开门,张起灵的血就可以在任何时间打开这扇青铜门。”吴邪知道这里的张起灵是一类人的称呼,“那开门吧。”张起灵点点头,许久未用的黑金古刀在手上一抹,鲜血直流。当张起灵的脸色已经苍白到透明时,青铜巨门终是缓缓开启。张起灵一把拦住了要冲进去的吴邪,“你不要进去,你会被困死在里面。”“我,不是你的吴邪”你不必护着我。“我知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你受伤。张起灵抬脚走进了青铜门,片刻后背着一个人出来,吴邪轻手轻脚的接过那个张起灵,低声到了一句“谢谢。”下一秒却晕了过去。张起灵看着地上昏迷的两个人,拿过吴邪的手机给王胖子发了位置,安置好两人。转身便踏入了那扇青铜门。那扇困住了两个世界的张起灵的门,这一次,彻彻底底的合上了。
吴邪悠悠转醒,看见小哥守在自己的身边,问道:“小哥,我这是怎么啦?”还不待小哥回话,王胖子就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哎呦天真,你说你和小哥整的什么幺蛾子,跑去长白山也不说一声。”“我没有说吗?不对呀胖子我记得我是和你一起去接的小哥啊。”“天真,你丫不会失忆了吧?你觉得现在是几几年啊?”“废话,当然是2015年啊。”王胖子看了眼张起灵,“天真,现在可是2017好吗?”“啊,那,那,我···”“没关系,不会有事,我们回家。”有那么一瞬间,吴邪被张起灵的迷了眼睛,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只是不由自主的答了一句“好,我们回家。”
END





番外后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