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奚鸢陌

寻,归期

这里解释一下,吴邪前期的性格更偏向于沙海邪,然后在我的理解里,吴邪或许是个很善良的的人,但如果有人伤害了张起灵,那么他就会很坚强(?)很emmmmm就是护犊子的那种

ooc你们懂的啊

“吴邪,去找他吧。”齐黑瞎递给吴邪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谢谢。”“不必言谢,就当是我还你的。你最好快些去,再晚些,指不准就错过了。”

上海浦东,天使孤儿院

今天这个破破烂烂的孤儿院来了一位贵客,院长和其他看护人员都忙前忙后的打扫着,急急忙忙的给院子里的小孩换着衣服。但这一切和张起灵都没有关系,他知道因为自己不会说话,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想领养自己,但他对有贵客来还是很高兴,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日子里,院长他们就不会打他,也不会不给他饭吃。张起灵很乖的被锁在小黑屋里,啃着自己手里又冷又硬的发了霉的馒头。

院子里的情形却和寻常有些不同,那位贵客的怒气让院长一干人等感到窒息“你的意思是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了?”“是,是的,所有的孩。”“啪。”吴邪怒火中烧,一巴掌扇了过去,黑瞎子的卦是不会有错的,张起灵肯定在这里。“我最后问你一次,所,有,的孩子,是不是都在这里!”“还,还有一个,一个不会说话的,关在后面的屋子里。”“带我过去!”

吴邪想,他当年中的蛊是不是还没有解,否则为什么在看见衣衫褴褛,眼神呆滞的张起灵是他还是会像当年一样特别想要杀人。“张起灵?”男孩僵硬的转头看向呼唤自己的青年,他真好看,年少的张起灵是这样想的,当青年向自己伸手的时候,他本能的往后退,他怕挨打。看着眼睛中充满畏惧的男孩,吴邪心痛极了,“别怕,我是来接你回家的。你跟我走好吗?”家?原来自己还有家吗?看着那双白白净净的手,张起灵无法按耐住自己对温暖的渴望,将自己的脏兮兮的手在也很脏的衣摆上蹭蹭,轻轻地放在青年的手中。

吴邪看着如此畏畏缩缩的张起灵,心中的愤怒和心疼交缠在一起,伸手将张起灵抱在怀中,转身准备离开。“阁下,要不要再挑一下,咱们院子里还有其他的孩子。”“是啊是啊,这个孩子他不会说话,阁下要不要再看看?”吴邪感受到怀中人不自觉的攥紧了他的衣服,冷冷的看向院长一干人“你信不信再说我就将你的舌头割下来让你自己吃进去。”院长听完,立刻住嘴。吴邪满意的点点头,抱着张起灵往外走去。孤儿院的外面停着一辆车,吴邪也不肯撒手,抱着张起灵做进了车子里



评论

热度(12)